首页 债券 保险 证券 贷款 基金 信托 期货 现货 外汇 期权 p2p 股票 新三板 虚拟货币 理财 区块链

保险

王培安:要全面树立和培育积极的老年观

来源:互联网 作者:恒瑞财经资讯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2-30
摘要:王培安:要全面树立和培育积极的老年观-保险频道-和讯网

  2019年12月30日,由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办、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主办,香山财富研究院、中国社科院社会保障实验室协办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论坛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9》发布式在北京举办。

  本次会议主题为“非缴费型养老金的中国道路与国际实践”。业内专家学者共济一堂,围绕未来30年的中国养老金发展趋势、老龄化与非缴费型养老金制度以及城乡居保基金投资等话题展开深入讨论。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计划生育协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王培安出席会议并发表主题演讲。

王培安:要全面树立和培育积极的老年观


  以下为王培安发言实录:

  尊敬的高培勇院长,尊敬的各位专家、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

  很高兴参加今天的论坛和发布式,大家都知道,现在全国上下正在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我们在这里召开研讨会,着眼新时代,立足我国的人口国情,深入探讨养老金制度的发展问题,意义深远而重大,在这里向论坛的主办方、向与会的各位专家学者及参会的各界人士致以诚挚的问候!在这里我特别要向郑秉文委员主持开展的《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9》非缴费型养老金的中国道路与国际实践这个课题取得的丰硕成果致以由衷的祝贺和敬意!

  这项成果以我国的现实国情为出发点,聚焦非缴费型养老金制度,从国内实践探索和国际经验借鉴两个层面,分别介绍了我国的制度目标定位、内涵、发展模式和实施议程,并提出了建设性的政策建议,同时放眼国际,选取了多个应用非缴费型养老金制度的国家介绍经验、分享做法,为我国改革完善政策制度设计提供了有益的借鉴。研究具有前瞻性和战略性,具有国际视角和历史眼光,值得学习和参考。

  借这个机会,我也谈点个人的认识,与大家探讨。

  一、要客观认识新时代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形势和特点

  我国是世界上人口老龄化程度比较高的国家之一,老年人口数量最多、老龄化的速度最快、应对人口老龄化的任务最重。当前,我国的人口老龄化进程超前于经济社会发展,面临“未富先老”“未贵先老”“边富边老”等多种挑战,我国人口老龄化呈现以下特点:

  一是人口老龄化的规模大、增速快。截止去年底,全国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是2.49亿,占总人口17.9%,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是1.67亿,占总人口是11.9%。2000年—2018年,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上升了7个百分点,是全球通期平均涨幅的2倍多6。据预测,到2053年,我国老年人口总量将达到峰值的4.87亿,比发达国家老年人口总和还要多5000万,人口老龄化程度将从目前的17.9%升至34.8%,高于同时期全球平均值约12个百分点,届时,我国将跻身高度老龄化国家的行列。2020年我国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将低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1.2个百分点,到2050年将高达2.4个百分点。

  二是城乡和区域之间老龄化的差异较大。伴随着城镇化进程,大量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向城镇转移,导致农村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超前于城镇,预计我国农村老年人口比重到2028年将突破30%,高于城镇11个百分点,常住人口老龄化呈现东部放缓、中西部不断加快的态势,各省之间的人口老龄化进程也存在较大的差别。最早和最迟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的上海和西藏,人口老龄化进程至少相差40余年。

  三是应对人口老龄化的任务重。我国上个世纪末进入人口老龄化是人均GDP近1000美元,相比发达国家进入老龄化式人均GDP是5000到1万美元,我国老龄化社会的知识水平相对滞后,发达国家近百年来分阶段逐步呈现的老年问题,在我国可能会出现短时期内集中爆发,同步呈现,特别是老年人口对社会保障、社会服务、公共安全等方面的强烈诉求,对我国社会治理体系提出了新的挑战,迫切需要各界专家和社会各方面在社会保障领域加强前瞻性研究,充分借鉴国际经验,做到及时应对、综合应对,这是做好老年社会系列制度顶层设计的重要内容,也是迫切的需要。这是一点认识。

  二、要全面树立培育积极的老年观

  要认识到人口老龄化是我国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基本国情。首先我们要增强忧患意识,防范风险挑战,从国际经验看,人口老龄化进程中老年人口的增加对包括养老金在内的社会保障制度的考验首当其冲,从其他国家经验可以看出,高福利的社会保障制度收不抵支的问题日益突出,普遍面临提高缴费和降低待遇的两难选择。当前,我国老年人口与劳动年龄人口的比例大致为1:4,2035年这一比例将达到1:2,2050年将达到2:3,需要我们提前做好系统研究,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思想,改革完善现有的制度体系。同时,我们也看到,人口老龄化既是挑战,也蕴含着机遇,当前我国60-69岁的低年老人是1.4亿,占老年人口一半以上,到2030年将达到2.1亿,这些老人大多具有知识、经验、技能优势,是传承优秀文化、化解矛盾纠纷、维护社会稳定、构建社会治理新格局的可以依靠的重要力量。他们也希望融入社会、贡献价值,如何加强这部分老年人的人力资源开发,提升低龄健康老年人的劳动参与率,最大程度地释放第二次人口红利,是我们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需要关注的重要课题。现在还有一个说法叫70岁不拄拐杖,80岁不坐轮椅,90岁不躺在床上,100岁不挂在墙上。我们要倡导积极的老年观,消除老年歧视,为老年人的社会参与提供更多机会、平台和制度保障,真正缓解人口老龄化给国家社会和家庭带来的负担和压力。

  三、要充分发挥各方面的作用,共同为老年社会贡献力量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是几千年中国人民的美好追求。美好追求,十九届四中全会指出,必须健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老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等方面的国家的基本公共服务的制度体系,我们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党委领导、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全民行动的实施精神,加强研究、广泛动员各方力量,促进形成社会参与、全民行动的老年社会的治理新局面,政府层面要加强统筹协调,做好顶层制度设计,当前我国的基本养老保险,前面说了一二三支柱发展较不平衡,第一支柱比较大,第二支柱是短板,第三支柱发展滞后,特别是第一支柱代替率偏高。就增加了养老保险可持续发展的压力,也影响了第二、第三支柱的发展,如果能够实现基本养老保险替代率和其他的职业年金、商业养老保险替代之和,这样的制度设计才能更好地保障公民的老有所养。光有替代率的问题方法上、测算上有一些分歧,这也是正常的。

责任编辑:恒瑞财经资讯
  • 资讯
  • 关注
  • 图片